<listing id="7rhfz"><cite id="7rhfz"><ruby id="7rhfz"></ruby></cite></listing>
<var id="7rhfz"><strike id="7rhfz"><listing id="7rhfz"></listing></strike></var>
<var id="7rhfz"><video id="7rhfz"></video></var>
<cite id="7rhfz"><dl id="7rhfz"></dl></cite><var id="7rhfz"><strike id="7rhfz"></strike></var>
<cite id="7rhfz"></cite>
<var id="7rhfz"></var>
<cite id="7rhfz"><video id="7rhfz"><thead id="7rhfz"></thead></video></cite>
<cite id="7rhfz"><video id="7rhfz"><thead id="7rhfz"></thead></video></cite><cite id="7rhfz"></cite>
<cite id="7rhfz"><video id="7rhfz"></video></cite>
<cite id="7rhfz"></cite><cite id="7rhfz"><strike id="7rhfz"></strike></cite>
<var id="7rhfz"></var>

為什么,我不是藥神?

最近由文牧野導演,徐崢、王傳君、周一圍等主演的《我不是藥神》在中國大陸上映,得到了一致好評,以至于網絡刷屏口碑爆棚甚至豆瓣評分刷到了9.0,對此本V也是非常能夠理解,一個以真人真事改變的情感類喜劇,確確實實在講故事上,打動了大部分的觀眾。但在看的時候,卻在想片名為什么叫做《我不是藥神》?重點在于“不是”這兩個字,對此我們來一起回顧一下劇情吧。




首先這個故事里面有一個企業代理了一個由瑞士研發用以治療慢粒白血病,名叫格列寧的藥物,而這個藥物售價一瓶要賣到4萬,非常昂貴,但太多貧窮的患者購買不起這個藥物,后選擇去抗議,其中包括了我們的第一男配角呂受益(王傳君飾),為了可以更便宜的得到自己經濟可以負擔得起的藥物,他發現了在印度有一家工廠,通過研究瑞士格列寧而生產出了跟格列寧效果一樣價格卻非常便宜的印度格列寧,而他則找到了男主程勇(徐崢飾),希望其代替自己去印度進行大批量購買,并且在國內兜售。




故事先說到這里,在拋開對角色的憐憫,我們來回看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1.    印度方在未經瑞士專利方同意的情況下,私自研究和盜用技術手法,并進行批量生產和銷售。

2.    男配為了可以減輕自己的經濟負擔,選擇了購買印度這個侵權方所制造的產品。

3.    在國家不允許販賣這種侵權產品的時候,男配串謀男主去印度進行大量購買并走私,回國后暗中兜售。




以上便是造成程勇在劇中,最后被判刑5年的最大原因。

因此在法律上來講,唯一受害人是,手上持有專利權的中國格列寧代理方,原因是男主的行為嚴重損害到了專利持有方的利益。

沒錯,這個結論看上去非常的殘酷,但這也是無可非議的事實。




我們轉換到中國總代理的角度來看事件,這是電影中不曾體現的:

瑞士諾華經過不下十年的努力,一直致力于對抗慢粒白血病,付出了無數科學家與醫療專家的精力和時間,有一天終于研發出了一款通過了無數次臨床實驗后,證實其效果可以抵抗慢粒白血病的藥物,名叫格列衛(影片中稱格列寧),但因為開發一種新型藥物,投入的成本非常高,往往是數十億美金的投入,科研團隊還需要資金繼續研究其他疾病的藥物,他們必須確定手上的格列衛能為他帶來足夠的資金,因此申請了可以保障不被抄襲的專利,但是為了全人類的健康,醫藥專利只有20年期限,考慮到研究團隊的資源消耗,因此定價會比較高。這時在遙遠的中國,沒有任何團隊研究出可以治療慢粒白血病的藥物,所有的患者都只能接受死亡的時候,一個公司聽到了瑞士的消息,我們終于可以治療這一個疾病了,不惜任何代價一定要得到這個藥物,令我們對這一疾病不再束手無策,代理這一具備杰出貢獻的專利產品,這個公司也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如果這個藥物無法支撐公司的運營,那更不用說以后再有其他的新藥,就在這時,突然發現在市場中,出現了一個叫印度格列衛的產品出現,成分和功效跟瑞士研發的幾乎一樣,因為仿制藥沒有研發成本,沒有前期大量的資金投入,價格就很便宜,因此沒人再購買正版藥了,中國藥物代理方沒有盈利,無法存活,瑞士研發團隊也沒有了收益,所有的研究工作沒有資金,也沒辦法繼續推進其他病情藥物的研發,所有的東西都沒了,這就是大家想要的結果嗎?




后果的嚴重性相信大家都能自行腦補,況且瑞士諾華并不像影片中的那么強硬,2002年,格列衛首次出口到印度,但由于印度的特殊原因,當地藥廠迅速的生產了仿制藥,打的諾華措手不及。于是諾華就聯合了Max基金會,在全球開展了GIPAP項目,通過免費贈藥的方式試圖奪回印度市場。如果沒記錯,當年的贈藥的金額是實際銷售額的10倍以上。格列衛2013年在國內的專利保護期結束,豪森和正大天晴率先進行仿制藥研發。201875日,豪森確認收到 CFDA 核準簽發的化學藥品“伊馬替尼”(格列衛的通用名)的《藥品補充申請批件》,成為該藥品國內仿制藥首家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企業。國產仿制藥價格大概只有原研藥的十分之一。


在這里就可以回答文章一開始的問題了,我不是藥神,對,主角確實不是“藥神”,真正的藥神是研發出新藥的瑞士諾華,他讓一種疾病可以得到治療,他讓絕望的人再次燃起希望。

看完這個故事,不禁讓我想起中國對于原創品牌,原創設計,原創產品的版權重視度,很多時候一個原創產品研發被認可后,國內就會開始出現大量價格低廉的仿制品,如果大家都去選擇購買這些仿制品,就會導致這種具備原創創造力的團隊失去了資源去繼續發展的空間,愿意原創的人越來越少,慢慢的大家都不去創造,而是去復制,一個沒有了創造能力的市場,那多無聊啊,多被人看不起啊,難道我們還要繼續背負著第一盜版大國的名字走下去嗎?


說到仿制,我想起一個品牌 就是貢茶





一個品牌只被一個人抄襲,那是應該慶幸的,比如貢茶,那可是有不下20個版本,由于我國餐飲商家商標保護意識薄弱,以致多數餐飲行業中的名店,都有被抄襲和改名的經歷。“貢茶”一詞屬于通用名稱,不能作為商標受到商標專用權保護,所以市場上一度充斥著各種“貢茶”店,最終,這個品牌花落樣樣好公司。對于敗訴者也不失為一個契機,這讓他們有機會擺脫抄襲、被動的局面,主動經營自己的品牌,也只有這樣才能讓這些跟風者找回真正屬于自己的市場地位。在這個也給大家科普一下,正版貢茶是樣樣好字樣。





我不是藥神

品牌原創力

作品分享:

相關想法

創意想法

一级特黄夫妻生活片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色三级